信息资讯

发布投稿
客服热线13905191449

要闻|重庆日报:跨界河流治理不再“各扫门前雪”—全国首个跨省联合河长办背后的故事

2024-06-18 15:31:47

来源:重庆河长制

阅读:193

评论:0

[摘要] 川渝建立跨省河流联防联控机制后,位于合川区的南溪河支流三庙河水清岸绿。 “我们上个月下发了一批川渝跨界河流协同处置问题清单,不到一个月,两地已报送整改解决方案,一些问题早在报送前就解决了。

image.png 

  

image.png 

川渝建立跨省河流联防联控机制后,位于合川区的南溪河支流三庙河水清岸绿。

 

我们上个月下发了一批川渝跨界河流协同处置问题清单,不到一个月,两地已报送整改解决方案,一些问题早在报送前就解决了。”415日,设在重庆市河长办的川渝河长制联合推进办公室(以下简称川渝联合河长办),谭兴念正在汇总上月交办的31个川渝跨界河流协同处置问题清单整改方案,逐一核实。

  谭兴念来自四川省邻水县河长办,是四川派往重庆的第四批川渝联合河长办工作人员之一。今年是川渝联合河长办成立的第4年,工作重点已从刚成立时的推动两地建立跨省河流联防联控机制,朝着扎实推动跨界河流问题解决转变。

  2020年,川渝在全国首创成立跨省市河长制联合推进办公室,协调解决跨区域、跨流域、跨部门的重点难点问题,推动跨界河流统一规划、统一治理、统一调度、统一管理。4年来,两地通过联防联控、共建共享,川渝跨界河流河道乱占乱建乱堆乱采现象得到全面遏制,跨界河流25个国控断面水质达标率实现100%,较实施川渝联合河长制前提高4个百分点。

  川渝联合河长办如何运行,在两地共同治水的过程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近日,记者走进川渝联合河长办,了解其背后的故事。

  

建一个平台 破除楚河汉界

  

image.png 

川渝河段,检察官联合巡河。

 

为什么川渝要建立联合河长办?这由川渝的地理位置和河流特性决定。重庆市河长办副主任任丽娟告诉记者,川渝共处长江上游,山脉相连、水系同源,仅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跨界河流就达到81条,毗邻6个地市29个区县,涉及长江、嘉陵江、渠江、涪江等大江大河干流,是守护长江上游生态屏障的最后一道关口。

  在跨界河流管护中,两地互为上下游,同在左右岸,一直存在因行政壁垒导致的信息不畅、责任不清、目标不统一等问题。

  例如,2017年,琼江重庆市潼南段水面出现大量水葫芦,清漂船不分昼夜清理。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了,一场大雨又把上游的水葫芦冲到下游。

  河长制全面建立后,川渝两地水环境持续改善,但涉及跨省河流问题,基层政府解决不了,只能通过层层上报所在地河长办,一级一级协调解决,费时久,效率低。

  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推进为两地携手治水摁下了加速键。我们和四川省河长办多次会商,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来推进跨省、跨流域涉河管理保护问题解决。任丽娟介绍。2020年,川渝两省市河长办联合印发《关于成立川渝河长制联合推进办公室工作方案》,在全国首创成立跨省市河长制联合推进办公室,联合河长办主任由川渝省市级河长办副主任兼任,一年一轮值,双方每年各互派3名工作人员集中办公。如此一来,在统筹解决涉及其所在省市的跨界河流问题时,对接更加顺畅。

  平台建起来后,第一步便是推动川渝跨界河流毗邻区县各级河长履职尽责,也就是告诉他们要干什么

  巡河是河长履职的主要方式之一,联合河长办成立之初,便组织川渝琼江省级河长联合巡河,带动两地各级河长通过联合巡河来发现问题、共同解决问题。

  接下来,川渝联合河长办根据跨界河流实际,围绕统筹推进水资源保护、水域岸线管理、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治理、水生态修复等河长制六大任务确定当年工作要点,下发给两省市相关部门、各级河长办。怎么干,变得一目了然。

  此外,川渝联合出台《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水安全保障规划》《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签署《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水利合作备忘录》《川渝跨界河流联防联控合作协议》,发布《川渝跨界河流管理保护联合宣言》,在联合治理、信息共享、人才培养等10个方面深化合作,示范带动两地各级各部门务实合作,推动两地各级签订协议106个,实现了跨界河流联防联控机制全面建立、管理全面覆盖。 

 

一盘棋统筹 跨界河流全域治

 

image.png 

图为经过川渝联合治水,琼江水清岸美。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时节,潼南区崇龛镇琼江两岸的万亩油菜花田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游玩。

  一条琼江河,两岸风景线。青山环抱、碧水缠绕,万亩油菜花田和清澈的琼江水相映成趣。

  琼江是涪江右岸一级支流,发源于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流经遂宁市安居区、重庆市潼南区崇龛镇,于铜梁区安居镇汇入涪江,流域覆盖约220万人,水质一度不达标。

  琼江治理难,难在横跨川渝7个区(市、县),上下游、左右岸属地各不相同,责任划分不明;琼江治理难,还难在两岸人口多、产业多,生活污水、畜禽养殖等污染治理难。两地如果不能一体化协同发展,上下游、左右岸联动治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21年,川渝以打造幸福河湖为抓手,共同启动琼江幸福河建设,这也是川渝首个跨界幸福河湖项目。

  幸福河湖是河湖管护的最高标准,是能够适应高质量发展要求的安澜通畅、清洁美丽、生态宜居、和谐富足的现代化江河湖泊。

  围绕幸福河湖创建标准,上下游区(市、县)一体化编制实施方案、清单化推动创建。上游的安居区实施增水扩容、水源保护、污染治理、岸线保护四大工程,成立了琼江流域水质稳定达标攻坚专班,对近600家水产、畜禽养殖企业实施网格化监管,力争不让污水进入潼南;下游的潼南区建设生态湿地、升级沿江道路、生态修复河道、串联30公里亲水岸线,依托幸福琼江打造中国最美花海,年接待游客超过百万人次,琼江潼南段水质稳定达到类。

  过去,信息共享是跨界河流治理的一大难题。川渝联合河长办建立后,双方联合绘制了川渝跨界河流水系图,汇编了川渝跨界河流特性图表集,将81条跨界河流上的51座重要水利水电工程、10个生态流量国控断面、25个水质国控断面等涉河重要信息纳入一张图管理,水质监测、河流水文、河道岸线、污染点源等涉河信息实现了常态化共享。

  据了解,川渝两地以流域为单元,采取一个方案管两地模式,共同编制、联动实施跨界河流一河一策方案,按年度印发任务、措施、责任三张清单,协同推进、闭环落实,促进跨界河流分段治全域治分片治整体治,去年川渝还联合开展了跨界河流塘河的跨省健康评价试点,并就跨界河流健康评价工作形成统一意见。

  

治水更实更细 探索多种处理模式

  

image.png 

川渝河长联合巡查琼江。(本版图片由重庆市河长办供图)

 

在今年的川渝河长制联合推进工作要点中,出现了新的高频词谭兴念告诉记者,在第一年的工作要点中,推动建立机制”“完善联席制度等是高频词。当时,联合河长办刚刚建立,推动毗邻区县建机制、搭架构是关键。而今年的要点中,落实”“加强”“推动解决问题等成了高频词,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川渝河长制合作向更具体、更务实的方向推进,细化问题的解决方案更实了。

  比如今年下发的川渝跨界河流协同处置问题清单,收集的问题来源于毗邻区县为对方出的毛病,经过核实后列入。其目的就是破除本位主义,推动问题解决。

  两地跨界河流水情各不相同,沿岸产业分布、人居环境各异。川渝联合河长办成立后,在为两地治水建章立制,划定责任清单的同时,也鼓励基层根据实际情况想办法、找对策。

  如跨界河流管护中最常见的联合清漂问题,两地便就实际情况,探索出多种治理模式。

  有的有船出船、有力出力。潼南区崇龛镇辖区内,琼江支流龙台河、姚市河都发源于四川,位于下游的崇龛清漂压力很大。川渝联合河长办成立后,崇龛镇与周边四川省遂宁市大安乡、资阳市姚市镇、云峰乡、长河源镇、人和镇签署协议,实现了琼江流域联防联控,大家主动承担起清漂责任。崇龛镇有两艘清漂船,过去只在自己的河道管辖范围内使用,而姚市河上游的大安乡一度没有清漂船,崇龛镇便将清漂船免费借给上游的大安乡使用。

  有的实行年度责任制。施家河是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和重庆市梁平区之间的跨界河,共界河段以河心为界,两岸分别是四川和重庆。川渝联合河长办建立后,达川和梁平从信息共建共享、协同治理、联合执法三方面合力治水。在清漂打捞上,两地对左右岸段河流垃圾均实行年度清理责任制,两地基层政府分别清理一年,依次轮换。

  有的从根源上减少漂浮物来源。四川省安岳县忠义镇和重庆市大足区高升镇分别位于沱江支流高升河的上下游,共界河段两岸多是树木和竹子,经常落叶,导致漂浮物很多。到了秋季,不但枯叶多,农作物秸秆也多,上下游如果不同时清漂,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两地成立了高升河上下游联动领导小组,双方所在镇总河长(党委书记)担任组长,一同研究解决办法。在以属地管理为原则划分河库清漂保洁范围后,两镇决定对共有河段两岸进行间伐,减少杂树、竹子遮蔽,栽植了1.2公里风车草、石菖蒲等水生植物;针对秋季枯叶多、农作物秸秆多等特点,高升镇、忠义镇上下游同时开展清漂保洁行动,确保了高升河水清岸绿。

  

不分你我 川渝治水一家亲

  

川渝联合河长办成立后,跨界河流治水不再像之前各扫门前雪,两地污水处理设施共用、修桥修路共享,不分你我,两地居民也因此越来越亲。

  重庆市梁平区文化镇与四川省开江县任市镇老街社区场镇一桥相连,新盛河上游一级支流文化河穿场镇而过,两地互为左右岸、同为上下游。2020年,新盛河唯一的国控断面出现水质连续超标问题。两地在排查中发现,问题出在梁平区文化镇与开江县任市镇的界河,由于多处居民聚集点将生活污水直排河道,对新盛河水质产生了影响。

  任市镇老街社区没有建设污水处理厂和污水管网,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当时我们计划修建污水处理设施,但需要时间。同时我们又了解到,对岸的文化镇污水处理厂设计污水处理能力有富余。任市镇党委书记、文化河镇级河长陈聪介绍,于是他们便提出把老街社区污水跨区域接入文化镇污水处理厂的提议。

  接到提议后,梁平区洁美环卫分公司经理刘仁霜坦言自己内心忐忑,跨省帮助其他区域处理污水,不但要做大量前期工作,且很多风险不可控,出现责任谁来担?但他很快便想通了,因为文化镇和任市镇一衣带水,任市镇的排污问题不解决,文化镇把污水处理得再好也没用。于是,两地经协商达成一致,四川省任市镇老街社区的生活污水经雨污分流后,通过污水管网接入重庆市文化镇污水处理厂处理。

  渔箭河发源于重庆市荣昌区盘龙镇,全长51公里,在隆昌市普润镇斑竹林村进入四川省境内,荣昌境内有7.1公里河道与隆昌共界,荣昌区盘龙镇长岭社区、龙集镇抱房村和隆昌市普润镇斑竹林村隔河相望。

  20224月,荣昌在全国水系连通及水美乡村建设试点项目中,对川渝共界的渔箭河9公里河段进行了整治,将对岸斑竹林村7公里河堤也纳入了整治范围。

  河床宽了,河堤稳了,两岸种草坪、栽绿植、修步道,村民的生活环境改善了,出行也方便了。斑竹林村党总支书记吕凤贵告诉记者,荣昌区在施工过程中还帮助斑竹林村的村民修补田坎、扩宽人行便道,大家赞不绝口。

  不仅如此,在河道整治过程中,荣昌区还在界河上新建(修复)了6座桥(堰),其中3座为川渝互通共享。如此,原本亲如一家的两地村民往来更方便了。斑竹林村村民还为此写了封感谢信,信中这样写道:我村与荣昌毗邻村的渔箭河段焕然一新,过个桥就能跨省串门,川渝两地真正亲如一家。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打赏成功!

感谢您的支持~

打赏支持 喜欢就打赏支持一下小编吧~

打赏金额{{ds_num}}
打赏最多不超过2000元

收银台

订单总价0.00

剩余支付时间:000000

手机扫码支付

使用支付宝、微信扫码支付

余额(: ¥)
为了您的账户安全,请尽快设置支付密码 去设置
其他支付方式